您好,欢迎来到丽星邮轮

请登录
  • 手机端 |
    丽星邮轮手机客户端

    下载丽星邮轮APP,可享更多优惠!

  • ENG

处女星号,全新的旅行方式,毛姆式的异国浪漫冒险传奇

你做过一道这样的算术题吗?把高雅别致、东方式、古灵精怪和乌托邦加在一起,等于什么。

0 发布时间:2016-12-01 18:18

杨怡 中国作协会员、《三清媚》杂志编辑

你做过一道这样的算术题吗?把高雅别致、东方式、古灵精怪和乌托邦加在一起,等于什么。丽星邮轮处女星号就是你的答案。在这里,你不会因为过分开心而冲撞得遍体鳞伤,你会因为在茫茫海域被这艘如一个国家一般的邮轮保护着而充满安全感。你会遇到不远处海平线上另一艘轮船鸣起了汽笛,你甚至看到有个女孩从对面轮船楼上的舱房窗口探出头来,然后海上的一切夜宴和笙歌就这样开始了。

丽星邮轮之夜无疑是邮轮航程最精彩的一章。探险团成员的一夕狂欢,千变万化的魔术,把本事发挥殆尽的杂技团,舞蹈演员的纹身和战舞,到甲板上来参加安全演习的人构成了一片活络的画面。在大海上,在黑暗的夜里,唯独它能将国族的、文化的、欲望的界限随着滔滔海水混淆糅杂,然后那种具体而微的诱惑力流窜其间。

在这场合里你最好不要缄默,就连海里沙丁鱼、鳀鱼、三文鱼那些貌似无关的看客,都不喜欢一个内心里没有欢乐气魄的人。

邮轮上的乘客有出生在南洋的第二代第三代华侨,有从印度、欧洲来,十几年岁月都在邮轮上度过的船职工,也不乏一些东张西望、满脸好奇、全靠在这趟邮轮获得些见识的年轻姑娘和小伙子,还有上班前和下班后在七楼甲板上讲述一桩奇妙邂逅的有浓浓风情的音乐家。

我在小说中读到过船上的生活,我想那样的情节应该是应景的:——南偏西二十五度!顶头,驾驶舱的船长猛一声吆喝。然后舵工肃然应答:——嗳嗳放轻松点长官。我之所以忽然联想到小说,是因为和我一起坐这艘丽星邮轮处女星号的,有一个生平第一次乘船出海的十五岁少年,独自一人,在十二楼的露天躺椅上听着海风,端着一本英文小说,雕像般纹风不动。

我看到他,着了魔地想要到他旁边和他聊天,他让我想到十五岁的自己——总是被人看穿:“有什么东西堵在心里”。不过眼下十五岁早就离我远去了好些年,再也没有东西堵在心里了,我在这趟丽星邮轮,满脑子想得都是荒诞有趣的情节和浪漫冒险传奇。

我知道很多人和我一样,在邮轮花样灿烂的夜里,心里感到莫名的兴奋。我们心中不约而同地冒出一个挺美妙的遐想:一定要倾国倾城一定要成为一次别的什么人。然而当我抱着这样的想法,穿着自认为美丽的衣服,吃着美味可口的食物,端着高脚水晶杯,愣睁睁地看着被邮轮的灯光染得红滟滟的碧蓝海水,只觉得这艘邮轮上没有暖风、没有冷风、没有高风、没有低风……只有专属这艘处女星号丽星邮轮不顺不逆、无阻无碍、好比童年最好的晚风。

邮轮的丽都歌剧院有不同时间段的表演,台上演员的表演技艺日渐累积,他们的夜晚就是把自己如灵动的精灵曝光于大众面前。大概是因为从事文艺事业,它们脸上没有随着年龄增长而累积的东西,岁月对他们来说是不存在的。他们自在、轻盈地在这艘邮轮上,抛开一切束缚,就像猫一样。如果你碰巧感觉到了他们的呼吸方式和心跳频率,你会配合着那舞蹈和歌曲去吸气吐气。

夜晚在,秀场在,你在我在,但你和我也可能是不在的。他们既洋气又知心,嘴里常常会称呼与自己合作的表演伙伴“亲爱的”和“宝贝”,那样笑容绽放的脸,那样八面玲珑的声音,那样的松弛和愉快是在哪里都买不到的。

人有形形色色的人,邮轮有形形色色的温柔。我是走进了它才知道,原来人不会在温暖里迷失,却会在温柔里迷失。没有坐过邮轮之前,我觉得邮轮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东西。当你置身其中,当它启航开始驶向某一个海口,当丽星邮轮上的旗帜招飖飞舞,我比它比我们正要去的目的地更像一个理想目的地。它更是可以让我们兀自安慰的“柏拉图”,它更让游走在世界边缘的人和它会彼此发现。我们需要那块长长的甲板,而它有了我们最真最美的期盼也是满足的。

尽管人的鞋面给了它密密麻麻的尘埃,可是你知道涨潮的海水是用来做什么的吗?它是来温柔地吞没甲板上的尘埃的。

坐在邮轮甲板上定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它不会偶然停下和戛然而止。它不断地移动着,以至于你的定位很容易定成一个“哪里也不是的地方”。在丽星邮轮的深深夜色里,迷失是必不可少的一道辅料。

昼夜不息,船头看海景、船内各种娱乐事项、中餐厅的药膳、西餐厅的煎虾酱,你如果问我,这邮轮上难道就没有脆弱虚空的人生吗。这个问题我在南沙港准备登上邮轮的时候就想过了,我观察着和我一起在码头排队登船的人。我们一起上接泊车下接泊车,一起在登船的时候仓卒间打照面。

他们说各种腔调的中文和英文,装束整齐,不住地交头接耳,笑盈盈地游目四顾,一副蓄势待发的劲儿,我想这些人就是我未来在丽星邮轮上的旅伴噢。他们兴冲冲地背起行囊跟这艘处女星号丽星邮轮出发,前脚跨进船舱那一刻,水声响动,他们便把两样东西放下了:一是英雄主义,一是软弱无依。

邮轮的夜终于过去了。清早时分,站在十二层的船头眺望,感到身后的孩子们在各式可口餐点、日用品和玩偶之间穿梭,年长的人一大早结伴戏水,在顶楼的大泳池里遁入水中又露出脸来。一个迎着朝霞心念在动的男孩,柔眼瞅着在上层客舱阳台的女孩,呼唤似地喊道:哈啰,去外面甲板上晒太阳呀!别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曙色一过,这艘丽星邮轮的另一天又生机勃勃地展开了。怦、怦、怦,它行驶在海中央的航道上,鼓动着比一个人要强劲又温柔得多的心脏,迸起簇簇水花,激起阵阵海涛。

来源:杨怡
    幸运大转盘